魔幻现实主义作品《新嫁羊》创作心得

发布时间:2018-11-17 19:57:24

【火星时代专稿,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作者:张麒

网名:蓬莱飛雲

联系方式:QQ494053472
 

创作《新嫁羊》是以中国乡村民俗宰羊活动为题材,并融合多种现实因素,综合运用现代艺术手法进行表现的魔幻现实主义数字艺术主题创作。创作内容包括羊的婚礼和农民杀羊,场景内的各种元素表明一切宰羊活动似乎都是在非正常条件下进行的:羊是中国传统新娘的古典服饰打扮,已被拟人化的诠释;农民也不是活生生的,人物形象超现实性空洞分明的眼孔与羊婚礼的荒诞不经相映成趣。在画面中羊不全是现实生活中羊的模样了,更似乎是介于羊与狼之间的造型,而农民们鬼魅一般的外表也不是中国传统意义上劳动人民淳朴敦实的象征。创作作品整体呈现出动荡敏感的形态,潜藏着由个人特性所表露出对源于现实生活的情感和精神体验。

 

 

 

#p#e#

 

20世纪艺术的一大特点是在美术内部,各种形式相互借鉴、融合,以至于一些传统的分类和观念已失去了存在的价值,当下的艺术领域,早已突破绘画的范畴,而兼容了影像、装置、行为、网络艺术、动画设计、新媒体等艺术方式,已形成多元立体的综合艺术生态。

 

 

#p#e#

 

 

现代生产方式生活方式的发展变化,科学技术的进步,为创造和丰富人们的生活提供了更大的艺术可能性,20世纪末在影视游戏领域兴起的数字艺术在21世纪发展迅猛,使得美术形态变化更呈现多元的,多层次的性质特征。当众多从事CG行业艺术设计者能够掌握二、三维技术制作技巧并能表达自己的基本感性时,可能会有一部分艺术设计者会在较大的程度停留在这个阶段,而对于一部分有着极强艺术理想的人这仅仅是开始。未来学家阿尔文.托夫勒认为:“一个高科技的社会必然是一个高情感的社会。”新世纪艺术的价值在于强烈的探讨性和对未知领域的兴趣,象其他绘画种类一样,当个人通过锻炼积累软件技术并能充分表达技巧力度的时候,需要进一步对整个自然社会和人类的丰富知觉去进行探索,这也正是一个开拓新的艺术领地和探讨表达方式的最实质性阶段。

#p#e#

 

#p#e#

 

#p#e#

 

人们总是期望能够尽可能地做到将事实直接地、未经修饰地铺陈在眼前。然而,如果当事实的真相赤裸裸地摆在眼前张牙舞爪时,人们往往又觉得可怕骇人,所以真相有时候会被人们更期盼以谎言的形式到来。但我想要做的是歪曲事物的外在,在曲解状态下却呈现事物真实的面貌,因为在某些状况下这样做反而更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用所有我认为可以用的东西去破坏原有的“真实”表面,以创建我所需要的特有状态。所以画面中人物才会羊不象羊,狼不象狼,人不象人,鬼也不象鬼,事物相互之间的定位精确性已经被模糊了。并且一些现代生活元素如可乐罐、哆啦A梦(机器猫)、抽水马桶等作为形象符号得到应用参与画面的整体构成之中,但对这些选择题材的态度是受制于个人生活经验和内在的情感体验的。

 

#p#e#

 

 

我们总是希望一件事情能够尽可能的详细写实,然而同时又希望它能深具暗示性或具有某种神秘的感受而不同于插画般的简单平铺直叙,其实这不正是我在创作《新嫁羊》作品中努力要表现的意图吗?——通过写实的表象,试图表达现代人的焦虑精神和蛮暴欲望,并且现代人与人之间的「疏离」会唤起一种对绝对愿望的渴求——这是无意识的。

 

#p#e#

 

画面中个人的某种情绪正在被形象化,这其实是在自身内心深处体验一种幻灭的、兽性的恐怖感情的过程,英国哲学家培根认为:“在只面对自我的时候,人的真性是最容易显露的。因为那时人最不必掩饰。”并努力尝试将真实与虚无之间的暧昧临界点实实在在地摆现在人们的眼前,来展示人们对一些不可预知未来所呈现出的蛮暴、恐惧和孤独的状态,从而反映当代都市生活的精神危机。

 

#p#e#

 

#p#e#

 

#p#e#

 

《新嫁羊》作品不仅仅是在努力表达而是坚持印证这始终如一的事实,它是在揭示现代人的生存状态和存在本质。况且作品本身具备了浓郁的民族的纯朴的特点,这是在通过立足本土文化精神来强化艺术形象创造的精神张力,并在这一过程中表现出自身独特的眼光,以其自身含蓄的特点而区别于其他作品,而不是极端化和绝对化的倾向,如塔皮埃斯自白:“我试图通过我的作品,通过将一些能够使人的精神感受到生存要义的东西引入其日常生活,帮助人战胜自我的异化。”

 

 

#p#e#

 

#p#e#

 

#p#e#

 

#p#e#

 

#p#e#

 

#p#e#

 

 

#p#e#

 

 

本文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不代表火星时代同意其观点或描述。